首 页 特别推荐 开店指南 创业指南 农村创业 企业管理 创业杂谈
网站首页 >> 企业管理 >>当前页

李开复:挑战比较大的时候 反而是投资创业最好机会

浏览量:14 次 发布时间:2018-12-12 18:13 编辑:四川 来源:四川新闻

资本寒冬,募资不易,经济增速放缓等等词语频繁出现在最近的各类投资论坛上。投资人究竟还有何机会,这成为了大家关注的重点。

在记者近日参加的创新工场投资趋势分享会上,李开复表示,从宏观来说,其实经济一定会有它的周期存在,从历史上来说,在一些比较大的挑战的时候,反而是一些投资甚至创业最好的机会。

“那些靠着热潮出来忽悠的创业者,这个时候就会缩起头来,那些真正有想法、有理想、有能力的才会出来创业。同样,有特色的、头部的投资人也会在这样一个寒冬的环境中涌现。”李开复向雷锋网表示。

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

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,简单的商业模式创新已经无法满足投资人的期待,热钱喷涌撒向共享单车、无人货架的现象也将一去不复返。风口消失,真正优秀的投资机构逐渐显现。

在圈内有“互联网经济学家”之称的创新工场管理合伙人汪华认为,看投资趋势,首先要看经济形态。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当下的现实,但是整个中国经济体是非常特殊的,这个人口规模世界第一、经济体量世界第二的单一市场,是一个可以由人口、城市阶梯、行业维度、前端后端多重维度划分的复合的经济体。

一方面北上广深,无论是GDP和发展程度来讲,已经是发达国家的状态,另一方面四五线城市依然还是在四五千美金的GDP。不同的城市所处的发展阶段、各行各业前端后端的发展阶段和增速阶段完全不同,中国的经济发展规律是独一无二的,而且中国对于周期和发展潜力的特性也跟其他国家不一样。

汪华从四个维度来探讨了宏观经济形势和发展潜力的问题。

第一个维度是人口和城市阶梯的维度。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已经实现高度的消费经济文化,甚至都已经成熟到了小众品牌化、消费升级、去品牌化的阶段;二三线城市刚达到消费品牌化的阶段;而三四五线城市刚刚进行大宗消费扩张和消费品类扩张,更接近于一线城市2000年初的状况。从线下的角度来说,一线城市进行各种各样的新零售试验的同事,在一线城市已经衰退的大卖场、购物中心刚刚进入到四五线城市。一线城市已经得到即时配送的服务,四五六线城市主流的民众刚刚开始进行第一次电商购物的体验。商品零售在一线城市增速放缓甚至衰退,但是在四五六线城市,这些大宗日用品销售和零售还在高速增长中。

第二个维度是中国的发展顺序。传统的发达国家是按照历史顺序分阶段发展起来的,先是大规模的工业化、标准化,然后大宗消费、市场分配的扩大,然后是资本化、集约化,然后才是信息科技化。以美国的零售行业为例,60年代以前是大量的消费扩展,夫妻老婆店踊跃出现,总量的消费量都在提升,60年代以后开始规模化、资本化、集约化,像沃尔玛这样的连锁标准化超市开始统一市场、增加规模、获取市场份额,90年代传统的集约化和标准化上几乎潜力挖掘到了极致,各行各业的垄断性巨头出现,在此之后通过科技提升进一步提高社会生产力和资本效率。

中国作为一个后发国家,整个发展阶段是反过来的。中国互联网发展跟中国大规模的消费扩张、大规模标准化资本化集约化等阶段几乎是同时发生的,甚至中国的互联网化阶段在很多领域处于领先地位。腾讯、阿里这样的公司,跟永辉这样的公司几乎是在中国同步发展,现在中国依然还共存了无数的夫妻老婆店。一个第三阶段的公司既可以做科技的事情,还可以做第二阶段、第一阶段效率提升整合的事情。投资人既可以抓取第三阶段的发展机会,同时可以去抓第二阶段资本整合、第一阶段消费规模扩张的机会。

第三个维度是 中国的前端和后端。在用户端和前端,中国的发达程度在很多方面是首屈一指,甚至超过欧美日,包括电商、移动支付、最后一公里的物流、短视频、直播等等。但是终端和后端,跟前端的发展速度完全不匹配。支撑电商前端的制造业终端,并不是像欧美这样以集约化发展的体系在支撑。虽然中国是世界工厂,虽然中国支撑了世界上百分之六七十的产能,但是中国的工厂大部分是一两亿人民币的销售额,自动化程度或者说人均劳动生产力只是其他国家的几分之一。

这样所谓的不匹配其实都是发展的潜力。终端和后端依然有大量的效率提升空间,对整个工作来说是增长潜力,对资本来说就是投入机会。

第四个维度是中国在不同的销售品类和垂直行业发展方面的不均衡。过去几年,中国高速互联网化和海量的互联网改造领域,说起来惊心动魄,实际上只集中在很小的几个领域,从零售扩展到服务,然后再扩展到娱乐,大量的消费垂直领域并没有被高度互联网化,。比如中国有几万亿的教育支出,在线改造的份额仍然很少。医疗也是如此,更多的垂直领域也是如此。

中国整体的经济增长会放缓,但是不代表整个中国会匀速的放缓。很多新机会,本质上都是要通过科技效率提升解决,AI就是自动化的优化工具,弥补前后端差异,提升效率。中国经济虽然在一线城市遇到一定的困难,但是中国还有三四线城市,很多垂直行业,还有东南亚海外市场,是为中国头部城市和尖端行业提供巨大的腹地和子市场的支撑。

稍稍挪开宏观的视角,创新工场合伙人张鹰分析了各个行业可以受到的影响。强周期见顶的房地产相关行业,包括大宗家电、装修、建材都会受影响,汽车零售业可能出现盘整和新业态诞生的机会。口红效应、低客单价效应、粉丝效应等业态都在急剧爆发;高效率工具受到欢迎,经济低谷期的创新仍然蕴含惊喜。

将投资机会聚焦在需求侧来看的话,合伙人郎春晖认为,消费市场的下沉就是整个赛道的机会。这些机会来自于,从一线城市回流至低线城市,三四线城市接收更多来自农村的“新市民”;债务负担轻、消费意愿强的低线城市居民;老龄;化背景下的消费红利;产业结构降维复制的空间。

另外,这些机会还包括四个微观上的升级:硬件终端的升级使得智能手机普及,流量费用下降;支付手段的升级带来了更多农村、老年用户群体;专门针对下沉人群的资讯、音频、视频平台出现;先进的技术和供应链解决方案的出现。

“投资最怕的是没有变化,无论是快速增长,还是快速洗牌都可能有投资机会。”张鹰对雷锋网说。任何一个大的经济体都是有周期的,今天处于一波上升周期的尾部阶段也是正常现象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资本寒冬能够杀死病毒,带来新生;每次经济危机过后,都能看到更伟大公司的诞生。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zokerbro.com/r/h/80433.htm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